猫舌

学生党所以只能每周日看下手机,如果有私信的太太的话只能周末回复,非常不好意思

越过山丘🌸🌸

题目有设定来源,来自杨宗纬的越过山丘。



平行世界沐秋设定,这个苏沐秋27岁,回到17岁和60 岁的另一个沐秋的世界里,27岁苏沐秋的世界里,沐秋最后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白领。叶修并没有离家出走成功,也就是说在此之前27岁的沐秋并没有遇见叶修。17岁和60岁的另一个沐秋的世界里,叶修和沐秋在一起啦。简单来说就是27岁的苏沐秋“偷窥”另一个沐秋的生活,并且发现自己为什么没有遇见叶修,结果最后也遇见了自己世界的叶修的俗套小甜饼www



为了区分方便,十七岁的就称小沐秋,六十岁的就称沐秋,原来的二十七岁的就是苏沐秋啦,希望大家不要觉得烦QAQ




正文如下





苏沐秋回到家已经11点了,今天加班加到格外的班,导致他只是匆匆的洗了个战斗澡,然后立马滚去床上愉快的和周公约会去了,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几年前认识的网友“一叶知秋”下几趟副本再睡,也就没有及时看到QQ上那一直闪烁不停的由一个写的奇丑无比的单字“秋”构成的头像和由那句:




“你明天有空吗?要不出来和哥见个面吧。”




苏沐秋感觉自己睡得很沉,又似乎不是那么回事,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梦中自己怎么可能会那么清醒,于是吓得他赶紧睁开了眼,却惊讶的发现眼前的一切竟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他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周围,又发现了一件更让他惊讶的事,这熟悉的狭小的房间,拥挤却又温馨的摆设,这似乎是他十年前和沐橙的家!




为什么说似乎?因为他从这几间本来两个人住就很狭小的空间里居然发现了第三个人的生活用具。这立马就勾起了苏沐秋的好奇心。十年前住过的小房间。居然出现了第三个人的生活用品,除了他和沐橙,这多出来的第三个人——是谁呢?  



    

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讲话声。不是很嘈杂,估计也就两三人。苏沐秋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声音是那间他年少时用来打游戏的小房间里传出来的。他连忙迈开脚步,往那房间走去。他有种就可以立马解开迷惑的兴奋感,第三个人到底是谁?这第三个人肯定是自己是否能够离开这里的关键,他的直觉这样告诉他。




苏沐秋很快就走到了那扇门前,反射性的想要拧开把手,却发现手直接透了过去,于是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是没有实体的。




他直接穿过门走了进去,没有管周围的摆设,进去以后,他的第一视线就被房间里聚精会神玩游戏的两个人吸引了,其中一个毫无疑问便是17岁的他。旁边坐着的另一个陌生的少年。这少年脸上带着惯常懒散的笑容。嘴里不正经的叼着根棒棒糖,眼睛到是直直的盯着电脑,一只手灵活地敲打着键盘,另一只手快速的扯着鼠标。





苏沐秋站在那少年后面瞥了眼他的电脑。呦呵,在被人追杀了,怪不得这么认真。苏沐秋有点幸灾乐祸的想,并没有太过注意那个少年的id。




苏沐秋又移到小沐秋的身后,小沐秋对着装配库正制作着银装,装备也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苏沐秋对着那堆五颜六色乱七八糟的装备哭笑不得。




但小沐秋似乎总能从那堆“垃圾”里挑选出最合适的那个出来制作。随着一个部件的完成度越来越高,苏沐秋不确定的想那似乎是个矛尖?最后一步,小沐秋小心翼翼地拖着鼠标,像是带着莫大的希望一样按下了完成键,屏幕荧光一闪,随后正中央就出现了一个完整的矛头。




看着电脑屏幕中央,小沐秋呆了一下。随即便“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巨大的惊喜感一下子淹没了他,连被带起的耳机线都接受不了这巨大的拉力又“刷”的一下把他带回了原位也没有在意。




“叶修,成功啦!”




他连忙取下耳机,转过身,双手“啪”的一下撑在了叶修的桌子上。叶修的双手一抖,屏幕上的角色就脱离了他的控制。




后面追杀他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叶之秋”停下了动作,但当然不愿意失去这么好的机会,几个大招放出来,直冲一叶之秋,角色血条刷刷刷地清了零。




失败两个字出现,逐渐占满了整个屏幕。





小沐秋的动作凝固了一秒,不好意思的情绪升起了一瞬,却又马上被兴奋的心情所取代,他快速的把叶修的耳机取下,又重复了一遍。





“我成功了!成功了!一叶之秋的战矛做成了!”





叶修本来还有点懵,被杀没什么,装备爆出来可就得不偿失了。但他在耳机被小沐秋取下来后,听到了这句话后,顿时也跟着兴奋起来。单手搭着小沐秋的肩膀说




“走走走,去看一下。”




等叶修站在小沐秋的电脑屏幕前看到了的那个银色闪着光的矛头时,终于忍不住在小沐秋脸上亲了一下,与有荣焉的说




“我家沐秋就是厉害。”




“去你的,什么叫做你们家的?”一边说着,一边却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带着两个小小的酒窝。




苏沐秋在听到“一叶之秋”这四个字的时候,也跟着懵了,是他想的那个一叶之秋吗?他反射性的走到叶修的电脑前。




果不其然,屏幕上灰色的人物头上的id真的是“一叶之秋”。苏沐秋这回真的呆了,17岁的自己竟然在和叶修同居。他连忙转过头看向叶修的方向,就正好目睹了叶修亲上小沐秋的那刻。





“??!”苏沐秋不自觉地瞪大了眼睛,似乎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画面,却突然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眼前出现的全然是陌生的景色——一幢独栋的两层小别墅,外层用的是淡黄色的砖瓦,周围的围墙上均布满了绿色的爬山虎,有的甚至爬到了围墙外面。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





苏沐秋还没从刚刚的画面中回过神来,就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叶修。”他念着刚刚听来的名字,脚下在不自觉的走动着,他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对17岁的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一叶之秋”是他吗?想到这里,苏沐秋抿住了嘴。





脚下步过一个转弯,低着头思考着从别墅的背光面里走出的苏沐秋突然感觉自己变得暖洋洋的,抬起头望天,恰巧不巧的被太阳闪了下眼。苏沐秋连忙抬手挡住了太阳,却还是被太阳闪出了眼泪。





今天的天气还真是好啊。苏沐秋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吐槽道。





等到眼睛恢复的差不多了,他抬眼望去,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看见了两个人,虽已白发苍苍,却还是能依稀看出那正是老年的自己和叶修。




前院种着两棵大榕树,恰到好处的遮挡了太过于强烈的太阳光,只留下几束细碎的阳光从树缝中透过来,折射出几片光斑,投在他们的眼睑处。





沐秋捧着一杯温热的枸妃菊花茶,和叶修一起躺在他们特地放在榕树下的摇椅上。看着一只浑身黄色条纹的中华田园猫在榕树下扑腾着追着蝴蝶。





“叶修”沐秋慢悠悠的开口叫了声叶修的名字。





“?”叶修也慢悠悠地把头转向了沐秋这边,等着下文。





“没什么,就是想叫一下你。”





顿一下,又说。





“人老的时候总是喜欢回忆起从前的事。”






“你去苏黎世那会儿回来后,拿着戒指跟我讲,这份荣耀,与我共享,而从今往后,你的一切都和我共享。我那时侯就想你这么真挚的样子,我真的是太久没有见到了。”






“你当时还差点被我感动哭了呢。”叶修仿佛也回忆起了当年的往事,调侃着说。





沐秋撇了叶修一眼,没有理这个老不正经的,又接着说。





“后来沐橙结婚嫁给那个小子”讲到这里。沐秋切了切牙,小声嘀咕了一句,“幸亏那小子对沐橙好,不然看我……”想到沐橙现在已经子孙满堂,前几年连他看大的大胖孙子也如愿考上了一个好大学。沐秋不由笑了起来,连眼角的笑纹都带着幸福的味道。





“现在也有小黄陪着我。”沐秋又看了叶修一眼,状似心不甘情不愿的加了一句,“也算老家伙你一个,陪我度过接下来的一生。”





顿了顿。





我这辈子,也算圆满啦。




叶修就在旁边一直看着他,就算听到刚刚的那句也只是一笑,直到听完,他才说了一句话,像是一个誓言。




“苏沐秋,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直到我们一起死去。”




沐秋看着叶修,这一个瞬间,那个年少气盛载誉归来和他求婚的叶修,仿佛和现在重合了。




他笑了。



“好。”




沐秋慢慢合上了眼睛,阳光实在太过温暖,他睡着了。叶修看着沐秋,看了会,也渐渐沉入梦乡,梦里是他们一生的年少轻狂。




小黄终于扑到了蝴蝶,开心的在掌心玩了一会儿,就放走了,回头看见自己的两个老主人都已经睡着了,于是在他们旁边窝了个地,枕着自己的尾巴也睡着了。




苏沐秋就在旁边静静地听完了全部的对话,他看着60岁的自己和叶修,眼前的这幅场景,美好的就像是一幅暖色的油画。





现实安稳,岁月静好。





苏沐秋一个下午都待在了这里,他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思考了很久。直到似乎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曲悠长的歌谣,歌声轻柔,像是一首安眠曲。苏沐秋的意识渐渐模糊。





再次醒来时,已是天色大亮,但昨晚为了有一个美好的周末而特地把窗帘拉上来的苏沐秋,此时房间还是一片昏暗。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昏暗的房间,睁了一会儿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直到过了一会儿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又从被窝里伸出头,伸手在床头摸索着手机。抓到手机后手指一滑页面,才发现现在已经是九点多了。习惯性的打开QQ,看看有没有什么通知。





QQ页面一出来,苏沐秋就看见了最顶上的那个最丑但也最别致的头像一直在闪个不停。这个闪个不停的头像一下就把他昨晚的记忆给勾了出来,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他沉默的点开了头像,上面显示的只有一条消息,恰好是他昨晚睡着时发过来的。





“你明天有空吗?要不和哥出来见个面吧。”





苏沐秋的心跳突然就有些加快了,不知道这什么心思,他敲了一个字过去了。




“好”




而对面就像是一直守在电脑前一样,立马就回了消息过来。




“你起床了吗?不会还在赖床呢吧?”




苏沐秋简直能立马想到叶修的脸上挂着一个淡淡的嘲讽笑容,嘲笑他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的赖床的行为,他果断把刚刚打出来的“没有”删了重新发了一行字。






“当然起了,你以为我像某人一样打游戏打到通宵,第二天早上又日上三竿才起床吗?”




叶修仿佛不想和他纠结这个话题了,过了几十秒,才又发来一条消息。苏沐秋感觉自己像是获得了一个小小的胜利,偷偷的笑了下。




“行吧行吧,我们在11点在西湖那座桥上见面可以不?【叼烟】”




“行【微笑】”





苏沐秋长舒了口气,立马从床上起来去厕所洗漱。决定见面这件事,苏沐秋也说不上是期待抑或是兴奋,他只是觉得经过了昨晚后,他必须得去和叶修见一面。然而在他挑选衣服时微微颤抖的手指还是出卖了他这个不诚实的主人,在苏沐秋和他不争气的手指上,苏沐秋完败。




收拾完毕后,苏沐秋拿了个面包就匆匆出了家门,他看了眼手表,现在刚好十点。苏沐秋告诉自己,由于时间问题,他不能坐公交车了,他只能选择去坐出租车。只是当他坐上出租车后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还是暴露了他的心情。





给前方开车的司机大叔看着苏沐秋这幅模样,都不由打趣了一句。




“小伙子这么开心,赶着去见女朋友呀?”





苏沐秋听了一顿,连忙打哈哈过去,只是耳根却稍稍红了。





到了目的地,苏沐秋打开车门,大步下了车,直丢给司机师傅一句,“师傅不用找了。”三步并作两步,然后走的越来越快,后来苏沐秋干脆跑了起来。此时已经到了十点半。大约跑了七八分钟后,苏沐秋微微喘着气,停住了脚步,他已经跑到了桥头。





他抬头望向前望去,有一人早已等候在那里,他这样一抬头。恰好撞进了那人带着笑意的眼眸。




到了此时,苏沐秋反而冷静下来了,他看着叶修,和他在昨晚见到的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显得成熟了很多。




苏沐秋抬起脚走到叶修跟前,突然伸出手抱住了叶修。



好久不见。




叶修似乎有点惊讶,但也反手抱住了苏沐秋,带着笑意的声音缓缓在苏沐秋耳边响起。




嗯,好久不见。




END

★每年惯例的贺文www,祝伞哥生日快乐!希望伞哥每年都快快乐乐的!




★结局最后还是有点小私心,因为不想让他们如同陌生人一般的线下面基,所以就这样啦,最后还是悄悄埋了个小小的伏笔www


五十年后

    ★老年叶修:-D
 
    ★ 一发完

五十年后,已经七十七岁的的叶修躺在摇椅上,闔着眼睛看着天空,正在思考人生,他思考了很久,关于苏沐秋的问题。         
  
十五岁那年,他离家出走,带着一张身份证轻装上阵,甚至连那张身份证都不是他本人的,然后就遇到了苏家兄妹,最令人发笑的是,苏家兄妹就收留了当时身份不明还什么都没有的他。从那以后,苏沐橙的蛋黄要分一半给他,苏沐秋的那张小床也要由两个人来挤。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呢?叶修面带微笑的想。
     
自那以后,所有的事情就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了。
     
回忆着回忆着,叶修突然想起一件小事,真的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在叶修可以说是颇具传奇性的一生中可以说是毫不起眼的。
      
那个季节其实并不能说是感冒的多发季节,可是叶·刚离家出走·并没有丝毫准备·大少爷·修还是没有一丝预兆地就感冒了。
      
那天早上,流着鼻涕,头疼地要死的叶修起床后平静的向苏沐秋宣布了这个消息,苏沐秋先是有些惊讶,等反应过来后便毫不留情地嘲笑了叶修一顿。
     
但苏沐秋始终还是有点担心叶修,于是苏沐秋用手试了试叶修头上的温度,再返过来试了下自己的,想了想觉得不太能感觉出来,迟疑了下便直接将自己的额头贴在了叶修额头上。
    
这回总算能感觉出来了,苏沐秋在心里满意的想。
      
“嗯,微烧。”苏沐秋边说边往厨房走去,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叶修呆在原地。
      
反应过来的叶修连忙追着也进了厨房,问苏沐秋:“不买感冒药吗?”
    
没想到苏沐秋反倒笑着问他:“你觉得家里会有多余的闲钱给你买药吗?”
      
心里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叶修愣了下,第一次知道了离家是什么滋味。不过这点小挫折完全打倒不了已经离家出走的叶修的决心。
      
他刚想说:那算了吧。就看见苏沐秋拿出了红糖,水葱和姜,熟练的把水葱切成了葱花,姜块切成了姜丝。
     
不得不说,苏沐秋切菜的手艺还是很值得赞叹的,叶修在心里赞扬了下,然后就问:“你在干嘛?”
    
“煮姜汤啊。”苏沐秋头也不回的回答叶修,然后就把红糖和水放入了锅里,等红糖完全融入了水后,就把葱花和姜丝一起放进了红糖水中。没等几分钟,苏沐秋就把姜汤倒入了一旁早已备好的碗中,然后端给了叶修。
      
“以前我和沐橙感冒的时候都是喝这个的,喝完了在裹着被子睡一觉,睡醒闷出一生汗,起来的时候就差不多好了。”苏沐秋看着那碗汤,又说。
     
“你先放那凉会,等下赶紧喝,喝了就去睡一觉,今天就放你一天假,不过明天你可是要连本带息的还回来的。”
    
说完,苏沐秋就走出了房间,边走还边不忘了用眼神催促叶修赶紧去休息。
   
那天叶修昏天黑地地睡了一天,睡醒了才发现苏沐秋说的真没错,他的头已经不疼了,就是还会流鼻涕。只是那个汤的滋味还真不好说,又甜又辣还带着股葱味,不过喝下去真的是暖的,是整个人都舒服起来的那种暖。
   
许多年后,叶修生病了还是会喝这个汤,物是人非,只不过是煮汤的人换成了他自己而已。
  
现在为什么会想起这件事呢,叶修想,可能是因为阳光太暖了吧。那关于苏沐秋的问题,可能在那个夏天贴额头时就初见端倪了吧。

   ★生日贺文!!!祝亲爱的苏哥哥生日快乐!!!!                                             
  
   ★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可能排版有点不好:-D